湖南福彩网-首页 > 期货 > 冬奥会促进医院合作 京城名医院坐镇张家口期货


  积水潭医院专家在张家口第二医院义诊,患者赶早排队。李清龙/摄

  在共办冬奥会和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大背景下,京张两地医疗机构变得愈发“亲密”,有效分流了张家口及周边地区的患者。未来,京张两地还将合作打造冰雪运动损伤研究治疗的基地。

  家门口能看疑难病

  小孟今年30岁,张家口怀安县人,因查出患有椎管内良性肿瘤,预约挂号来到北京天坛医院治疗,却被告知手术已排到一个半月以后。主治医生向他推荐了北京天坛医院(张家口)脑科中心,小孟马上返回张家口,不用排队就成功接受了手术。

  76岁的孙老太患有帕金森病,通过实施脑深部电极植入术,病情得到有效控制。由于全国范围内仅北京天坛医院等少数医疗机构掌握此项技术,一旦所植入电池需要调节或更换,就不得不来北京。如今有了北京天坛医院(张家口)脑科中心,老人再也不用顶着暑热在京张两地来回奔波了。

  作为京张医疗合作首个成功范例,北京天坛医院(张家口)脑科中心已发展成为涵盖神经内科、神经外科、神经电生理室等诸多学科的综合性脑科中心。张家口市第一医院党委副书记王玉萍说,在北京专家的帮助下,医院已完成DSA脑血管造影+介入治疗30例,开展帕金森病、癫痫病、眩晕的规范诊断与治疗400余例,治疗疑难病200余例。

  北京专家长期坐诊

  受北京中医医院委派,北京专家刘宝利来到了张家口市中医院挂职副院长。从出门诊、查房,到对医务人员的培训、带教,刘宝利快变成半个“张家口人”了。

  这位北京来的专家着实受欢迎,他出诊的日子里,上午9点,诊室外已经挤满了候诊患者。一名患者诊疗近10分钟,一个小时刘宝利只能接诊六七名患者,一上午的工作时间最多能接诊30名患者。而每当刘宝利出诊,挂号量平均在50人,最多时能达到65人。刘宝利告诉记者,每次出诊,都得到下午两点后才能吃一口午饭。

  有了北京来的专家长期坐诊,张家口市民觉得便利了不少。“以前去北京看病,先别说能不能挂上号,就是费尽周折有了号,食宿、交通费都是笔不小的开支。”来自张家口市沽源县的李久根患有肾病,有过北京就医经历的他,对北京专家来张坐诊的便利简直“欢欣鼓舞”。现在,他再也不用跑北京了,坐上从县里发的班车就能来到刘宝利的诊室,“挂号费才30块钱”。

  积水潭医院进驻张家口

  借着京津冀协同发展的“东风”,张家口市第二医院和北京积水潭医院签约成为合作医院。而另外一个重要的机遇就是筹办2022年冬奥会。北京积水潭医院院长田伟认为,冬奥会举办前后,冰雪运动会有非常大的发展,“希望通过双方的努力和国家的支持,着手建立一个冰雪运动损伤研究治疗的基地,来弥补我国冰雪运动损伤研究治疗的空白”。

  北京积水潭医院运动医学科副主任医师沈杰威说,运动医学专业在国内还比较落后,许多医院没有开展起来,张家口运动医学的发展也才刚起步。“对于张家口市第二医院来说,2022年冬奥会将是一个大契机,趁着这一契机,开办冰雪运动损伤治疗中心,利用各方优势资源,将会把张家口运动损伤治疗的水平带动起来。”

  张家口市第二医院院长乔欣军表示,将利用3到5年时间,把第二医院打造成对接北京、辐射冀蒙的区域性骨科诊疗中心,并建设成有影响力的冰雪运动损伤诊疗中心。

  ■新闻链接

  京张携手打造中国数坝

  在位于张家口市张北县的张北云联数据中心一期项目,机电设备安装工程已完成,正在进行服务器安装,建成后将为大型互联网企业提供数据库服务。奔着北京和张北共同的目标——“打造中国数坝”,张北的云计算产业基地建设规模将达到150万台服务器,张北县美丽的草原上将建起北京大数据的“后花园”。

  北京目前约有35万台服务器,未来三年内,服务器需求将增加约100万台,远超北京的承载能力。越来越多的数据未来要存放在哪里?张北县的云计算产业基地就是答案之一。

  北京市经信委主任张伯旭说,但云基地做大需要消耗更多的能源,张北地区有得天独厚的天然条件,全年平均气温只有2.6℃,就是一个天然的“大冷箱”;同时,张北的风电和光伏发电等新能源电力充足。

  今后,张北云计算产业基地将成为京津冀协同发展产业转移的重大载体,有助于改变京津冀区域能源消费格局。“北京支持张北建立云基地,落地了很多项目,现在投资超过800亿。”张伯旭表示。

  产业对接遍地开花

  北京林业大学与张家口共建生态科技协同创新中心;阿里张北云联数据中心和阿里数据港张北数据中心两个项目开工;北京京能集团与张家口签署跨区域清洁能源合作协议;中关村开发建设集团与张家口市蔚县合作的中关村京西科技综合园已正式签约……在产业承接转移和转型升级方面,京张两地开展了深入的产业对接。在科技合作方面,北京将与张家口市科技企业孵化器总部基地项目共同实施京张孵化器平台培育创新项目。

  北京市经信委主任张伯旭认为,京津冀产业协同发展,不是简单的企业搬迁和生产力平移,而是立足于三地的资源禀赋,按照产业升级的总目标,将三地资源重新整合,实现优势互补。三地共同的目标是实现高端产业集群壮大和能级提升,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城市群和经济增长极。